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賈寶余:弘揚老一輩科學家精神

2020-09-16 學習時報
【字體:

語音播報

  9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科學家座談會上指出:科學成就離不開精神支撐。科學家精神是科技工作者在長期科學實踐中積累的寶貴精神財富。新中國成立以來,廣大科技工作者在祖國大地上樹立起一座座科技創新的豐碑,也鑄就了獨特的精神氣質。我國科技事業取得的歷史性成就,是一代又一代矢志報國的科學家前赴后繼、接續奮斗的結果。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大力弘揚科學家精神、推進新時代科技創新、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進一步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老一輩科學家求真務實、報國為民、無私奉獻的愛國情懷和高尚品格,是新時代廣大科技工作者攻堅克難、勇攀高峰的強大動力源和精神營養劑。

  胸懷祖國、服務人民的愛國精神

  愛國精神是中國科學家精神之魂。1956年,空氣動力學家錢學森在《寫給郭永懷的兩封信》中,對尚滯留美國的郭永懷發出了“快來、快來!”的呼喚,并認為“這里的工作,不論在目標、內容和條件方面都是世界先進水平。這里才是真正科學工作者的樂園!”提出“請兄多帶幾個人回來”的重托。20世紀80年代初,我國科技經歷了“向科學技術進軍”的發展后,迎來了“科學的春天”,錢學森在《寫在<郭永懷文集>的后面》一文中,回憶了歸國以來的經歷,認為“郭永懷同志對發展我國核武器是有很大的貢獻的”“由于郭永懷同志的這些貢獻,我想人民是感謝他的。人民感謝郭永懷同志!作為我們國家的一個科學技術工作者,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活著的目的就是為人民服務,而人民的感謝就是一生中最好的評價!”科技發展關乎國家命運。科學沒有國界,科學家有祖國。從“西學東漸”的迷思到“西學東源”的彷徨,從“徐圖自強”的努力到“科學救國”的覺醒,從“科教興國”的追趕到“科技強國”的信念,我國科技發展始終浸潤著一代代科學家的心血和汗水,也體現著一代代科學家的智慧和精神。新時代科技工作者應把滿足國家需求和人民需要作為科技工作的出發點,時刻從國家需要、國家發展的角度審視自身研究的意義和價值,想國家之所想、急國家之所急,通過發展科技夯實黨執政興國的物質和技術基礎,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提供堅強科技支撐。

  勇攀高峰、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

  創新精神是中國科學家精神之要。半導體物理學家黃昆在《關鍵要敢于和善于創新》一文中說:“回顧半個多世紀的科研經歷,我深深體會到:科學研究貴在創新,要做到‘三個善于’,即善于發現和提出問題,善于提出模型或方法去解決問題,善于作出最重要、最有意義的結論。其中最關鍵的是善于抓住機遇,發現和提出問題。”發現和提出問題,一方面要從學科內部不同觀點的沖突和矛盾中尋找突破,另一方面要從生產需求和技術配套的鏈條中尋找線索,黃昆院士的“三個善于”是創新之道的高度凝練。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科技進步的本質要求。開創領域的工作是最重要的創新,是“創新的創新”。這就要加強對關系根本和全局的科學問題的研究部署,遵循基礎研究和工程技術不同的發展規律和路徑。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敢于提出新理論、開辟新領域、探尋新路徑,在研究對象和方法上努力做到“非對稱”,在獨創獨有上下功夫,推動我國科技發展實現從“追隨者”“復制者”向“原創者”“引領者”的根本性轉變。

  追求真理、嚴謹治學的求實精神

  求實精神是中國科學家精神之本。早在1916年,時任中國科學社社長任鴻雋發表在《科學》雜志的《科學精神論》一文開宗明義,“科學精神者何?求真理是已”。任鴻雋還總結了科學精神的5個特征:崇實、貴確、察微、慎斷、存疑。他說:如果再加上不怕困難、不為利誘等品德,就更完備了。他認為當時的中國學界有四大弊病:材料偏而不全,研究虛而不實,方法疏而不精,結論亂而不秩。任鴻雋的這些判斷,在百余年后的今天依然振聾發聵。“龍芯”首席科學家胡偉武在《創新文化就是求實文化》中說:“創新的目的是什么?自主創新的根本任務是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科研的目的歸根到底是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服務。”求真務實是科技工作者的精神底色。在新時代發揚求實精神,就要堅持創新為民的科技價值觀,把熱愛科學、探求真理作為畢生追求,堅持解放思想、獨立思辨、理性質疑,大膽假設、認真求證,堅持立德為先、誠信為本,堅守科研誠信的底線,讓成果落地生根,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在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堅中勇于擔當。

  淡泊名利、潛心研究的奉獻精神

  奉獻精神是中國科學家精神之基。核物理學家鄧稼先和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兩人是“50年的友誼,親如兄弟”,楊振寧在《沒有任何外國人參加——追憶兩彈元勛鄧稼先》一文中寫到:在20世紀人類歷史上,“中國人站起來了”可能是最重要、影響最深遠的巨大轉變。對這一巨大轉變作出了巨大貢獻的有一位長期以來鮮為人知的科學家:鄧稼先。他認為,鄧稼先是一個最不引人注目的人物。在我所認識的知識分子當中,包括中國人和外國人,他是最有中國農民的樸實氣質的人。我想鄧稼先的氣質和品格是他所以能成功地領導許許多多各階層工作者為中華民族作了歷史性貢獻的原因:人們知道他沒有私心,人們絕對相信他。鄧稼先逝世以后,在楊振寧寫給他夫人許鹿希的電報中寫到:稼先為人忠誠純正,是我最敬愛的摯友。他的無私的精神與巨大的貢獻是你的也是我的永恒的驕傲。科技創新是具有高度“正外部性”的活動,每一項重要成果誕生后,在豐富原有理論體系、提升技術配套能力、生產效益和國家整體實力的同時,必然促進社會整體福利的提升。與此同時,作為創新主體的科學家,在這一過程中收獲的“名利”必然是有限的。當前的形勢,急需科學家靜心篤志、心無旁騖、力戒浮躁,甘坐“冷板凳”,肯下“數十年磨一劍”的苦功夫,能夠“沉住氣”“靜下來”“鉆進去”,瞄準世界一流,解決實際問題,力爭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把創新主動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集智攻關、團結協作的協同精神

  協同精神是中國科學家精神之根。樹高葉茂,系于根深。這是我國早期的科技工作者主動與工業界加強協同創新的真情流露。新中國成立初期,氣象學家竺可楨在《中國科學的新方向》一文中說:“為謀達到給人民謀福利起見,我們新中國發展科學的道路將朝那方向走呢?第一我們必得使理論與實際配合,使科學能為工農大眾服務。第二我仍必須群策群力用集體的力量來解決眼前最迫切而最重大的問題。第三大量培植科學人才以預備建設未來的新中國。”竺可楨這里所述的“中國科學的新方向”,事實上就是通過發展科學技術促進國家建設,這是“向科學技術進軍”的歷史先聲。不同創新主體之間的協同合作,是科技創新行穩致遠的必然要求,是建設國家創新生態系統的必由之路。發揚協同精神、促進協同創新,要優化創新體系的頂層設計和統籌協調,避免簡單的大拼盤、“拉郎配”;要推進不同創新主體之間的優勢互補,打造“長板”,彌補“短板”,強化跨界融合思維,倡導團隊精神,堅持全球視野,加強國際合作,打破“孤島效應”,避免“谷倉式”“煙囪式”科研組織模式;要建立協同攻關、跨界協作機制,創造條件使不同創新主體之間發生“物理碰撞”和“化學反應”,促進學科交叉融合。

  甘為人梯、獎掖后學的育人精神

  育人精神是中國科學家精神之源。數學家華羅庚曾說:“人有兩個肩膀,我要讓雙肩都發揮作用。一肩挑起‘送貨上門’的擔子,把科學知識和科學方法送到工農群眾中去;一肩當做‘人梯’,讓年輕一代搭著我的肩膀攀登科學的更高一層山峰,然后讓青年們放下繩子,拉我上去再做人梯。”這是他作為優秀教育家的真實寫照。數學家蘇步青倡導并實現了“培養學生超過自己”的目標,被稱為“蘇步青效應”。漢字激光照排系統創始人王選說:“希望我國能出現一大批‘蘇步青效應’”。科技創新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接力賽,科學后備人才的培養是科技事業持續發展的基礎。對年輕人的關心和栽培,是每一代科學家肩負的重要使命。家有“家風”,校有“校風”,同一師門中也有“門風”。在科學界,一代又一代科學家之間傳遞的不僅有知識、方法,更有精神和“門風”。這就要求科學家以欣賞、寬容和發展的眼光看待年輕人,多做點撥、助力和引導,善于發現培養青年科技人才,敢于放手、支持其在重大科研任務中“挑大梁”,甘做致力提攜后學的“鋪路石”和領路人。

  老一代科學家心系祖國、艱苦奮斗、精誠報國的優秀品質,堅持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的情懷,以支撐服務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為己任的自覺,著力攻克基礎前沿難題和核心關鍵技術的行動,帶給我們攻堅克難的無窮精神力量。

  作者:賈寶余,單位:中國科學院科技創新發展中心(北京分院)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陳同斌、雷梅 | 從源頭消除土壤污染對糧食安全的威脅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成功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