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劉繼安、陳志文:教育評價改革的“破”與“立”

2020-09-15 光明日報
【字體:

語音播報

  《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對各教育階段、各教育主體提出了不同的改革方向,其核心是“改進結果評價,強化過程評價,探索增值評價,健全綜合評價”。同時,《方案》再度強調要著力破除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以建立科學的、符合時代要求的教育評價制度和機制。而要實現改革的目標,教育系統需要守正創新,同時也需要社會與文化的系統性變革。

  教育評價改革需要在三個方面發力

  無論承認與否,教育評價對教育實踐都有著重要的影響,起著指揮棒的作用。因此,教育評價改革顯得尤為迫切,是建設現代教育治理體系、提升教育治理能力的關鍵。目前大家對教育評價中的突出問題都有共識,都支持“破五唯”,現在的關鍵在于“立什么”“如何立”。這個文件只是提出了指導原則,并非一個可操作性的白皮書,最后還需要各級教育主管部門、各個學校,尤其是廣大教育工作者結合各自的工作實踐,不斷摸索完善評價體系與辦法。筆者認為,改革需要從三個方面發力:

  一是要進一步明確教育評價的價值導向。價值導向是評價體系的坐標原點,對行為和結果的評判都是建立在價值導向的基礎之上的。從理論上講,中國教育的價值導向一直是清晰明確的,就是要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在當前國際局勢之下,筆者認為在大學層面人才培養要求還要加上“具有全球勝任力的”,培養具備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和文明互鑒的胸懷和能力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具體到教育實踐,就是要回答好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既然目標和價值導向是明確的,在現實當中,為什么還會出現“五唯”盛行的情況?以大學評價為例,大學的組織特性是多使命,承擔著教學、科研、社會服務、文化傳承的重任,客觀來講由于利益相關者眾多,要回應各方訴求、平衡資源配置以實現多重目標確實有難度,而且當前高競爭環境也容易誘使大學急功近利。正因為如此,更需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始終堅持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任務。教育評價改革就是把履行根本任務作為核心衡量標準,促進教育機構真正以育人為本。

  二是要系統地改革教育評價的內容和方法。教育評價改革的核心任務是要解決評什么、怎么評的問題。“破五唯”要破的是“唯”,而不是廢止把分數、論文等作為個人和組織評價的一個指標。以學生評價為例,分數仍然是迄今為止最高效且具有可比性的衡量學習成效的方法,但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好的方法。“分數”是測量學習成效的一個表征,而非智力發展的全部,更不用說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水平了。因此審視教育評價中的“五唯”,主要表現是在評價內容上以偏概全,在評價方法上簡單粗暴。因而,教育評價改革在評價內容上要系統地考量,在評價方法上要采用多樣化的方法和工具,通過不同評價方法得到的結果相互補充與印證,提高評價的科學性。此次政策提出的“改進結果評價,強化過程評價,探索增值評價,健全綜合評價”為系統改革教育評價提供了指導方針,各級教育主管部門、各個學校以及廣大教師,需要深刻領會政策精神,從這四個方面入手,結合工作實踐,深入研究、不斷探索,創造性地提出適合各自工作實際的教育評價辦法,逐漸形成完善的規章制度與可操作的實施細則。還是以學生評價為例,除了分數,是否有其他評價學習成果的方法?終結性評價之外是否有形成性評價?是否對學習過程進行考察,以便及時調整教學策略?是否考慮到學習基礎與增值,因材施教?學生發展目標是否系統且細化可觀測,是否有多樣化的方法工具能夠全面反映發展水平?

  三是要形成多元主體參與的民主化教育評價機制。教育事業,尤其在高等教育層面,涉及多主體利益相關者,這些利益相關者彼此之間的利益關系并非總是協調一致,因此需要形成一套多元參與的機制,使重要利益相關者通過博弈和協商,就教育評價的標準、實施辦法以及結果如何應用達成共識,從而使教育評價發揮應有作用。更進一步說,考慮到教育評價的目的不僅是為選拔和資源配置提供依據,也是通過外部評價和自我評價,找出工作當中的問題與不足,達到改進的目的。而要實現改進的目的,多元主體的參與尤為重要,要使目標和評價成為大家認可并愿意為之努力的共識。以教學評價為例,教師不僅是被評價的對象,也應該是評價標準制定的參與者、評價的重要實施者和監督者,使教學評價成為教師了解教學成效與問題,進而改進教學、提高質量的途徑。

  教育評價需要社會評價的系統性變革

  “立”需要外部系統的支持。教育體系是社會系統的一個子系統,作為公共產品提供者,教育體系對外部環境具有高度的資源依賴性,因而教育機構的行為深受外部環境的影響。要把教育評價改革落到實處,必須同時進行社會評價的系統性變革,否則教育評價改革難以推行。比如,人事部門如果仍然以學歷論職級和薪酬,教育評價改革又如何能沖破這些制約?再比如上海在2018年改革落戶政策,規定北大清華應屆本科畢業生可以直接落戶不必算積分,而各省委組織部門選調生也基本嚴格限定是985高校畢業生,地方政府仍然以出身論人才,老百姓又如何能超脫地不在乎讀什么學校?學校又如何能做到不追分數與升學率,又怎么對教師實施過程與增值評價?教育評價是社會評價的一部分,社會評價的系統性變革是教育評價改革能夠落到實處的前提。

  “立”還要破解誠信缺失和功利文化導致的難題。誠信缺失是使很多教育評價改革落實不了的一個重要原因。以高校招生為例,招生唯分數評價顯然不夠合理。2014年高考改革啟動,其中最關鍵的一項就是提出綜合評價多元錄取,即不唯分數。但在后續實施中,卻變成了“兩依據,一參考”,分數還是錄取的核心。之所以這樣做的道理很簡單,一旦分數不是重要考量,大家就擔心危及公平公正。近年教育部嚴管各種特殊類招生,今年新推出的強基計劃也明確提出,高考分數占比不得低于85%,目的都是為了保公平。誠信缺失使得社會公眾包括教育內部人員更相信剛性的尺子,這是“五唯”盛行的深層次原因之一。因此在教育評價的制度設計中需要采取創新性措施,確保公平公正。

  功利文化是扭曲教育評價的另一重要原因。新高考改革強調學生選擇權,最后功利算計導致物理選考人數大幅下降,第三批啟動高考改革的8個省不得不將物理作為限選科目。淡化考試分數,學校綜合評價,看學科競賽成績,于是就全民奧賽;看創新活動,于是中小學生搞科研、寫論文、報專利風起云涌,近日昆明一小學生癌癥研究被揭露作假,國家級的全國學生科技創新大賽被發現舞弊項目纏身就是活生生的一列。不只是針對國內的高考,伴隨留學熱,誕生了大量專門為國外高校申請的“背景提升”的公司,核心就是協助申請者設計各種活動,甚至定制展覽、競賽等,協助花了大價錢的學生在綜合評價中勝出。誠信缺失和功利文化經常互相纏繞,惡化了教育公平環境,危及教育評價的公信力。

  誠信缺失和功利文化都不是短期內可以解決的,因此,教育評價的任何制度設計都需要對此有所考慮和防范,否則必然衍生新的問題,導致評價改革半途而廢。

  總之,教育評價改革是一個復雜系統工程,要“破”更要“立”,需要教育系統內部的改革創新,也需要社會評價的系統性變革以及全社會的參與,否則難以取得實效。此外,教育評價改革,一定要守住公平公正的底線,否則人民無法答應。

  (作者:劉繼安,系中國科學院大學規劃辦主任;陳志文,系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人才分會秘書長,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成功彩票-官网